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学习园地 -- 跟上网络教育2.0革命

跟上网络教育2.0革命

发布时间:2012-11-07 预览次数:

国务院参事汤敏
  9月10日晚6:45,在北京大学一间普通教室里,一门新开设的课程——“社会企业创业”开课了。第一堂课,由著名经济学家汤敏和北大经济学院副院长章政两位“大腕”联袂登台讲授。这门课,全国50所高校的学生可以通过视频直播方式与北大的学生一起上。这是中国第一门有50所大学参与的同步视频课。
  “如今的年轻一代,是在数字时代成长起来的。他们很早就生活在充满活力的、可视的、交互式的网络世界中。既然他们能无师自通学会玩极其复杂的网络游戏,甚至在网上过第二人生,为什么教育不能通过网络进行呢?”前不久,在清华大学的一次讲座上,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以下简称友成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呼吁,新型交互式网络教育是教育的一次新的革命,中国高校应该尽快变革传统教学模式,跟上网络教育的最新潮流。
  高校课堂仍是“一支粉笔一堂课”
  与现代信息技术在中小学课堂上的快速应用相比较,高校的教学方式反而显得陈旧、死板。
  施永川是温州大学创业学院一位青年教师,他关注各高校的教学方式并进行了一些分析,结果发现,多数高校的大多数课程,还是沿袭“一支粉笔一堂课”的传统,只是部分课程采用了PPT的形式而已。“现在的学生,对于网络新媒介的依赖是很强的,传统的教学方式,很难吸引学生,在教学效果、资源利用等方面也存在很多不足。”施永川说。
  “现在的每个大学生都是网民,网络对学生的娱乐、生活、人际交往等影响很大,但是对于专业学习的帮助不大。其实大学生才是最应该进行无纸化学习的群体。”河南师范大学学生处的张锋老师说。
  中国高校没有网络教育吗?非也。1998年,教育部正式批准清华大学、北京邮电大学、浙江大学和湖南大学进行现代远程教育的试点,到2001年,开展远程教育的院校已达68所。目前全国已建成2000多个校外学习中心,开设了包括研究生、专科起点攻读本科和普通专科等各个层次的学历教育,通过远程教育形式学习的学员超过130万人。
  在普通的全日制本专科教学中,网络和多媒体技术也得到了广泛应用。始于20世纪初的精品课程建设规模宏大,迄今已建成4000多门国家级精品课程。2011年11月,由南开大学、浙江大学等高水平大学建设的首批20门“中国大学视频公开课”上线,随后,更多的视频公开课陆续推出。这些课程,不同学校的师生通过网络平台都可以共享。
  在汤敏看来,网络公开课只是网络教育1.0时代的产物,其最大特点是单向传输——我把用多媒体形式制作好的课程挂在上网了,你看不看、啥时候看是你自己的事。这种网络公开课,是优质教学资源共享利用的一个突破,但并不是课堂教学组织方式的变革。
  能否在家上课,到学校做作业?
  2009年,美国一所名不见经传的非营利的可汗学院让哈佛、斯坦福等一流高校刮目相看。这个学院与别的高校合作,开出3000多门网上课程,广受学生好评。借鉴可汗学院的模式,斯坦福大学联合普林斯顿、加州理工、霍普金斯等12所大学,开始了大规模的新型网络教育实验。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也宣布各投资3000万美元开拓这种新型网络教育。
  这种新型网络教育魅力何在,值得这些世界一流大学如此重视?
  “与网络教育1.0时代的视频公开课不同,网络教育2.0是一种全新的、互动式的、融入了很多网络游戏成功因素的新模式。他们把数学、物理、化学等枯燥的课程游戏化了,学生学习像网上游戏攻关一样,过关还有奖励。根据网上学习注意力容易分散的特点,每节课只有10多分钟。课后马上测验,不拿满分不让看下一节,这被称之为‘满十分过关’,这样有利于学生扎扎实实地掌握每一个概念。”汤敏说。
  汤敏介绍说,网络教育2.0模式实行“反转式”教学法,这并没有否定学校与老师的作用。他们把传统的学生在校上课、回家做作业的方式颠倒过来,学生在家(宿舍)通过视频上课,到学校则在老师辅导和与同学的讨论下做作业。每个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确定学习进度,教师在网络后台监督每个学生的学习,并给予个别辅导。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用这种个性化的学习方法,不但能够大大提高好学生的学习效率,还能使后进学生的不及格率减少一半以上。
  “现在中国高校里电脑和网络已经完全普及了,有没有可能让学生在宿舍或者家里通过网络视频先听讲,然后在课堂上讨论、做作业?我看完全可以,这样在课堂上,教授就可以利用宝贵的时间来解决大家还没弄懂的东西,提高课堂教学的效率。”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徐秉国说。
  教师和传统教学方式受冲击
  在中国,新型网络教育的实验也在悄然进行。
  前不久,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在全球挑选了30名华人青年开了一个社会创新种子班。友成基金会在北京办了一个远程班,十几名同学通过远程视频与哈佛的同学同堂上课,参加与哈佛教授、同学的讨论。因为时差的问题,中国这边学生上课正好是晚上,所以他们把这个班称为“猫头鹰”班。
  张帆就是“猫头鹰”班的一员,她告诉记者,班上总共有十几只“猫头鹰”,他们中有在校学生,也有职场人士。上课时间一般是从北京时间晚上8点到次日凌晨6点。除了听老师讲课,中间还穿插了许多小组讨论。张帆告诉记者,学习“很刺激,和以前在大学课堂上课感觉很不一样,收获很大。”
  在汤敏的新浪微博上,记者看到这样一条微博:“今早我也牛一把,在北京给哈佛学生上课。他们能远程来,我们也能远程去。远程课几个小时一分钱不花。优质教育如何廉价分享?这就是一个途径。”
  哈佛的课能对我们公开,万里之遥都能进行课堂讨论,为何北大清华的课不行呢?今年9月,北大经济学院与友成基金会合作,一门名为“社会企业创业”的课程应运而生,主课堂设在北大,全国近50所大学的学生通过大屏幕与北大同学同堂上课。北大将此门课程作为选修课,学生选修可获得学分。
  “这种交互式网络教学如果能大规模推广,每个学生分担的成本降低了,应该可以降低学费,更重要的是对学生学习能力与学习方式的积极影响,在当今信息时代,‘会学’比‘学会’更重要。”徐秉国说,“我国教育资源在地区间的布局是不均衡的,网络教育2.0的模式可以突破时空局限,为所有学生特别是贫困地区的学生提供优质的教学资源,无疑可以缩小地区间的教育发展差异,促进教育公平。”
  汤敏认为,新型网络教育是未来教育的核心手段之一,关系到未来我国的人才发展水平。“试想,如果在未来的10到20年时间里,印度等国通过质高价廉的网络教育,让几千万青年受过系统的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的训练,而我国大部分学生还在二本、三本的传统大学中学习,我们的下一代如何在世界市场上与别国精英竞争?”
  这种交互式的新型网络教育,在发达国家尚处于初始阶段,我们现在迎头赶上为时未晚,但要在高校课堂引入交互式网络教学模式,并非易事。“困难主要不是硬件而是软件上的。新型的网络教学模式对教师的观念、知识和能力构成极大的挑战,对学生而言,要改变过去习惯了的学习模式和知识获取方式,非一日之功,特别是对学生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自律自觉的‘慎独’品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徐秉国说。
  采访中,多位高教研究专家认为,大学网络公开课和远程教育的试点为发展新型交互式网络教育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但要发展新型的网络教育,还需要在网络考试、学分处理、学制、教师的角色转换等方面有所突破,有所创新。
  网络教育2.0
  网络教育2.0是以实时交互为特征的、有教育过程的网络教育模式,能实现网上的实时教学、实时讨论、实时答疑、实时测评,甚至可以实现网络实时的师生交流、生生交流、人机交流。网络教育2.0的最大优势在于能做到优质教师资源共享,更大程度上实现教育公平,网络教育2.0还能形成传统课堂中没有的巨型网络学习社区。